废文网 - 玄幻小说 - 美少女,请租借我吧在线阅读 - 264. 她也是第一次做jiejie

264. 她也是第一次做jiejie

    今天的时间刚刚好卡在夏秋的交界点,似乎与夏天的炎热与秋天的悲凉都相差甚远。

    终于不是泉祐一开车了,他也有时间待在后座陪陪三井弓子。

    三井弓子还有点困,不过毕竟没有睡觉,靠在泉祐一的怀里看着窗外,又不时看看前面的jiejie。

    这是一次难得的家庭旅行。

    三井弓子忽然有些感慨的是,其实到如今似乎已经做成了小时候梦寐以求的事情,像是能和jiejie一起出去玩,能取得一个好成绩,能随便吃好吃的...

    可惜每个时期每个阶段,人都会有不同追求的事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们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贪婪的。

    但这并不妨碍回到当时的情景,暂时回想那时的渴求,用现在已经做到的事情产生一定的满足感。

    就像现在,三井弓子曾经真的很想很想和jiejie一起去游乐园。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和爸爸mama一起去,可惜她对自己的爸爸mama已经没有印象了。

    唯一记得的就是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jiejie。

    彼时那个高大的,覆满阴影和威严的jiejie现在看来,是不是也只是一位和自己一样的女性呢?

    三井宫子习惯性地靠在车窗旁边,用勉强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看向窗外。

    很快就到了他们订好的游乐园了。

    到了现在泉祐一才明白三井飞鸟所说的安排是什么...那就是把整个游乐园全部包下来一天是吗?

    从门口开始,三井飞鸟就开车直接穿过了前面立着的不营业的牌子,直接进入了园区。

    仿佛是小时候梦里的童话公园一样,泉祐一煞有兴致地观察着四周的景色。

    过山车、旋转木马这些东西应有尽有,还有一些泉祐一在前世没有看见过的游乐设施。

    泉祐一觉得这里最独树一帜的东西应该是边缘那里立起的巨大的摩天轮。

    这样高大的摩天轮,泉祐一觉得将京都的景色收入囊中应该很容易才对。

    不知道是不是三井飞鸟已经吩咐过了,这里没有人来迎接,空荡荡的游乐园里只有各项游乐设施依旧运转着,里面的小卖部和饮品店更是亮着灯。

    “会长,弓子小姐,我们到了。”

    三井宫子看着窗外的景色足足愣了一秒才收回视线,然后回头看着三井弓子和泉祐一笑道,

    “下车吧..”

    早晨的游乐园的空气清新,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早的人过来玩游乐园呢?

    三井弓子先下车,三井宫子艰难地打开了车门,不过之后下车的动作却犯了难。

    直到此时此刻三井弓子才发现自己的jiejie似乎连走路都成问题。

    “会长...”

    三井飞鸟想要过去搀扶她,三井弓子却先一步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我来扶jiejie吧..”

    她红色的长发遮住了她现在的面色,让三井飞鸟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只能答应。

    “是。”

    相较于其他人的紧张,三井宫子本人却显得极为轻松了。

    她回头看了一下周围的游乐措施,没有主动问三井弓子想要玩什么,而是把目光主动地扫向周围想要看看有什么能够游玩的。

    “尊敬的几位客人,欢迎来到...额,三井游乐园!”

    三井弓子狐疑地看着那个带起了小黄帽,举起小旗子的泉祐一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他英俊的面容仿佛真的如同这个游乐园的工作人员一样,十分逼真地以手抚胸,

    “我是本次行程的负责导游,泉祐一。”

    三井弓子挑挑眉毛,想要伸脚去踢他,不过却被他躲开了。

    “接下来,将由我来带领两位进行有趣的游乐园之旅,准备好了吗?”

    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准备功夫,后面像是保镖一样的三井飞鸟带着死鱼眼一动不动,三井弓子和三井宫子属于是被瞒在鼓里不知情的。

    三井宫子笑了笑,装作真正的游客一样指了指前面,

    “那么请带路吧,泉导游。”

    “好嘞。”

    泉祐一压了压鸭舌帽,帅气的眸子对着两位女士眨了眨眼,仿佛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

    一路哼着歌带着两姐妹慢慢踱步向前,

    “我们来到第一站,乘坐地底小火车前往前面的城堡吧!”

    如同小小地铁站一样设施内,连接起来的小火车前,泉祐一自顾自地坐上了火车头。

    这里的小火车对于大人来说,最多只能坐两个人,正好三井弓子要照顾三井宫子,索性就坐在一起,后面是三井飞鸟。

    “准备出发咯...”

    “嘟嘟嘟..”

    等待坐稳之后,小火车缓缓发动。

    好像是什么动漫一样的内容,旁边还能播放出主题曲,地底的墙壁上粘贴着以现在的眼光看起来十分过时的贴纸。

    如果是小时候的话一定会喜欢这里。

    “你小时候最喜欢看这些动画了...我当时去美国给你带了好多这种动画,从那之后你就一直缠着我带你去游乐园...”

    三井宫子看着旁边的贴纸,突然这样说。

    旧事重提让三井弓子颇有一些不好意思,就如同男孩子的母亲对别人说这孩子小时候可喜欢奥特曼,还喜欢学奥特曼打来打去是差不多的。

    “遗憾的是,我一直都很忙,所以没能带你过来..”

    小小的火车没有供她依靠的车门,三井弓子只能搂住自己的jiejie,也因此才能感受她极其瘦削的身体。

    她忽而心底一酸,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今天我们不是来了吗?”

    还记得小时候她因为jiejie没能带她来游乐园和jiejie生了很久的闷气。

    不过都被jiejie带着歉意的笑给缓解了,只是时过境迁,当时她只记得jiejie没能带自己来游乐园的遗憾,却始终忽略了那个温和jiejie透露出来的歉意。

    “请看左边,那边是海洋馆的海豚!”

    前面的入了戏的“泉祐一导游”十分尽责地为她们介绍着从地底出来过后,海洋馆里冒出头的好几只呆萌的海豚。

    泉祐一这个家伙真是在哪里工作就有哪里工作的样子,从简单到复杂似乎没有什么能难得到他一样。

    三井宫子看着远处的海豚,它们也探出头来看着那辆响着奇怪音乐的火车走过。

    火车轨道的尽头是一个类似于城堡的区域,里面有很多电玩之类的东西。

    寻常这里一定是很多小孩子最喜欢待着的地方,历来这里应该有很长的队伍要排。

    不过对于今天的三井家来说,什么人都没有。

    “现在弓zigong子小姐和泉祐一大魔王的游戏比赛即将开始,我们马上揭开第一个项目的内容...”

    “谁要参加这种比赛啦!”

    三井弓子看了泉祐一一眼,不过他手微微一斜,指向了身后打地鼠的机器。

    “打地鼠!”

    “哈?”

    三井飞鸟拿过来锤地鼠的小气锤,三井宫子捂着嘴偷笑,看着怀疑人生的三井弓子接过小气锤的小模样,自己也拿过小锤子。

    机器很大,泉祐一站一边,三井弓子和宫子站在另外一边。

    三井宫子勉强可以站一会不用meimei搀扶,也让她自己好cao作。

    “看谁打得更多嗷,女人,你们一起上好了...”

    泉祐一撸起袖子,一副全力以赴的姿态让三井弓子气的牙痒痒。

    “begin!”

    随着音乐响起,机器里面十分欠揍的机械鼠探出头来。

    泉祐一眼疾手快地一下子锤在那只老鼠头上,把它揍下去,同时他的机器前面出现了一分的字样。

    他很讨厌地对着三井弓子眨眨眼,意思是“就这?”,直接把三井弓子的火力值拉满。

    她直接拿起锤子爆锤下一个探出头来的老鼠,好像这就是泉祐一本人一样。

    老鼠越来越多,三井宫子也小心翼翼地拿起气锤轻轻地揍那些探出头来的老鼠。

    两个女性锤来锤去,抬头一看前面的泉祐一锤老鼠的动作都快出残影来了。

    “哈哈哈哈,没用的,放弃吧!”泉祐一不知道又在说什么中二的台词,“人类是有极限的!!”

    游戏结束,泉祐一比她们两个人加起来的还要多三十个。

    他一边癫狂地笑,三井弓子默默无声地跑过去用气锤猛击这只“大老鼠”。

    “去死!”

    被妻子揍了。

    不过这绝对不会改变现在的比赛比分,现在是泉祐一大魔王1:0的绝对领先。

    “我宣布,下一个项目!”

    泉祐一伸手一指,

    “碰撞车!”

    就是游乐园里开着车子到处对撞的游戏,小时候泉祐一可喜欢玩这个,然后和朋友两个人其他人,很刺激。

    三井弓子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旁边的jiejie,有些担心她的身体能不能玩这种游戏。

    不过三井宫子笑着点了点头,似乎表示没有关系。

    看着三井飞鸟已经在帮她们打开车门了,她也只能表示相信。

    姐妹俩坐一辆车子,泉祐一坐另外一辆。

    “哈哈哈,我来啦!”

    泉祐一这个家伙直直地开车过来,一副老色魔的样子追着她们的车尾揍。

    下面的胶垫厚了不止一倍,撞过来根本没啥冲击力,只是一晃一晃地让三井宫子抓紧安全带。

    她傻乎乎地拿着副驾驶只会发出音效和光彩的枪对着身后的泉祐一猛射,三井弓子不会开车,总是开进胡同里然后被泉祐一傻撞。

    “突突突..”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泉祐一一边撞一边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让三井弓子咬牙切齿。

    “小姐,我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井飞鸟面无表情地开着车子也加入了战场,一个撞击把她们堵在角落的泉祐一给撞飞。

    “可恶!”

    泉祐一在原地打了好几个圈,却阻止不了三井弓子把车给开出来。

    终于脱离了那个角落,三井弓子的笑容逐渐变得残忍。

    和三井飞鸟一起,车子猛然加速地对着身后的泉祐一撞去。

    左右撞来撞去的,让泉祐一连停都停不下来,

    “不公平!你们三打一!”

    没有理会泉祐一的叫嚣,三井弓子只管撞。

    哦,三井宫子还在“突突突”。

    总之,泉祐一这个外姓的被这群姓三井的做掉了。

    第二场是三井姐妹的胜利。

    三井弓子撩了撩头发,一副胜利女神的模样。

    三井宫子把枪对着那个坐在车里一脸恼怒的泉祐一“突突突“,让他更烦躁了。

    从碰撞车下来已经快十二点半了,他们从城堡里出来,在外面的凉亭里吃了一点东西买了一点饮料。

    三井宫子没有吃东西,看着飞鸟和弓子吃了一些。

    泉祐一不知道是去哪里吃的,手里嚼着汉堡去侦查地形去了。

    休息了好一会,

    “好了!泉祐一大魔王和弓zigong子的比赛接着开始,这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看着他自信的模样,三井弓子就想笑。

    下面的大大小小的比赛很多,大多都是根据于游乐园的项目的。

    泉祐一输多赢少,因为那个讨厌的三井飞鸟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出来救场,把一脸神气的泉祐一打得神志不清。

    所以到后面,泉祐一毫无疑问地输掉了比赛。

    不过选手本人不是很服,嘴里嘟囔着什么“开挂”、“三打一不算赢”这种听不懂的话。

    游乐园内外都充斥着快活的空气。

    不过轻松起来的气氛也倒是真的,似乎游乐园真的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变得愉快起来。

    比赛结束之后就是一点休息的时间了,三井姐妹坐了一会旋转木马。

    不过三井宫子似乎真的要到达极限了,她的面色越来越苍白,连走路都变得十分艰难。

    不仅是三井弓子发现了,就连三井飞鸟也觉得是不是该停下来带她去医院一趟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是太阳逐渐下沉的时间。

    真的如同她的生命一样,三井宫子抬头看着西方的太阳,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点轻松,她侧头发现旁边还有最后几样游乐设施没有玩过。

    过山车和跳楼机就算了,弓子本身也不喜欢这种东西。

    只有摩天轮不坐的话就太过于可惜了。

    “弓子,和我去坐摩天轮吧...”三井宫子站不起指了指旁边的摩天轮,温和的笑容里仿佛隐藏着整个世界,“就我们两个。”

    旁边刚想动的三井飞鸟停在了原地。

    泉祐一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是去洗手间了也说不定。

    三井弓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好...”

    ......

    ......

    巨大的机械齿轮运转的声响上,三井弓子搀扶着jiejie上了那小小的一个房间。

    这间摩天轮本身就很大,所以相应着的房间也很宽敞。

    她们两个人坐一边,是不是体重太轻了,所以摩天轮也只是轻轻歪斜一点,还算是平缓。

    摩天轮的速度很慢,这样绕一圈要二十分钟。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落地。

    三井宫子又像她之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把身体靠在了窗边。

    透过逐渐升高的视角,下面的三井飞鸟似乎正在逐渐变小,连同游乐园呢本身也好都在一起变小。

    “那边是我们坐火车的地方..”

    “那边是海洋馆...”

    这间小小的房间里,气氛似乎因为三井宫子本身的状态很差所以有些沉寂,于是三井宫子只好自己开口缓解气氛。

    “jiejie...我们下去之后就去医院好不好?”

    三井弓子攥住了jiejie那有些冰凉的手掌,语气似是恳求。

    三井宫子微微一愣,最终还是没有拒绝meimei的话语,

    “好。”

    看见眼前的meimei终于松了一口气,三井宫子的内心满是苦涩。

    其实连她自己都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她现在好难受,她真的感觉自己的时日已经到了。

    仿佛困到了极限,下一刻就要完全睡去。

    就连她的声音都会被耳鸣覆盖,就连眼前的场景都会被泛起的阴影遮蔽。

    可能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但她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弓子闲聊。

    “弓子...”

    “嗯?”

    “你一定要和泉祐一过的幸福,其他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管,你一定要过的好好的...”

    “...嗯。”

    三井弓子攥着自己的手心有些颤抖,和她的声音一样。

    “真是对不起,没有早点带你过来游乐园。”三井宫子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变小的京都,看见了外面被云海遮蔽一些的太阳,“如果早点带你过来的话,可能之后我就不会对你做这么多错事了。”

    如果早点知道meimei渴望的纯真和自由的话,可能之后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对于之前的事情,三井宫子真的一直对meimei有着愧疚。

    三井弓子的眼眶渐渐湿润,轻轻抱住了jiejie极其瘦弱的身体,埋在她的怀里摇了摇头。

    “jiejie...都没关系的,只要你能回去,都没有关系的..”

    直到此时此刻,直到jiejie要离开之前,她才明白有一个jiejie的可贵。

    她们的相处可能会有不愉快,可能会因为她如父如母的感觉有所隔阂,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是,她将会是三井弓子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

    三井宫子的目光边缘的阴影慢慢蔓延而上,仿佛是要把她从这个世界驱离一样残忍。

    她低头最后看了一眼怀里哭泣的meimei,抬起手指把她眼角的泪滴抹去。

    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身体僵硬得利害,就连说话都似乎成为了奢望。

    似是死期已至,她无力地靠在了窗沿,任由耳鸣与阴影缓慢覆盖上自己的感官。

    夕阳缓缓坠落,这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摩天轮也顺着沉降而下。三井宫子余光一瞥里,忽而发现远处的屋檐上,那个英俊的泉祐一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这边的方向。

    他的鸭舌帽被摘下,头发迎风飘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嘴角点了一支烟,让他的面容变得格外飘忽不定。

    三井宫子想起了之前他说的,对他许愿的事情。

    只是现在,三井宫子忽而在心里许了一个小小的愿望。

    如果可能的话,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nongnong的阴影倾覆而上,裹挟着她慢慢沉落。

    恍惚之间,她的视野重新被虚幻的光明充斥。

    这不算宽敞的摩天轮空间里,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对穿着和服,看着自己带着笑容的夫妇。

    “宫子,今天开心吗?”

    那是自己的父母。

    三井宫子低头看向自己,发现自己也重新变得幼小。

    仿佛从来没有经理过那么多事情,仿佛父母还没有离开,仿佛他们陪伴着自己长大一样。

    身边比自己小一点三井弓子还不会说话,看着窗外的风景“咿咿呀呀”。

    他们一家人,如同寻常人家一样地出来游玩。

    这样寻常的场景却让三井宫子倍感安心。

    她仿佛也能在父母的羽翼庇护下成长,也能去上学,也能正常恋爱。

    她很想要这些,所以才把她以为的生活覆盖在了弓子身上,想让她过的开心。

    却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对她造成了很多困扰。

    这份愧疚,这份爱,这份遗憾。

    应该全部化为了她没能最后和弓子说的话,在黑暗席卷她意识的最后一刻。

    抱歉,弓子,jiejie做的还不够好。

    能原谅jiejie吗?

    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做jiejie呢...